首页 > 多宝体育手机版下载 > 果麦

果麦文化与股东韩寒“爱恨交织”:投资韩寒电影曾大赚千万、今亏掉全年10%净利

广州多宝体育app编辑:发布时间:2022-04-18 18:37:27 来源:多宝体育app下载 作者:多宝体育手机版下载 阅读次数: 11

  2022年春节档厮杀激烈。集齐知名作家兼导演韩寒、流量小生刘昊然、新任谋女郎刘浩存、票房担当沈腾等星光熠熠阵容的《四海》,却口碑、票房双失利。数月后,随着影片投资方之一果麦文化的一纸公告,更是将该影片大幅亏损的情况公然“处刑”。

  而果麦文化与韩寒堪称利益共同体的高度绑定关系,似乎也首次走到分岔路口。接下来,二者合作还会如往昔一般亲密无间吗?

  根据果麦文化公告,因票房未达预期,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,公司投资《四海》亏损约为700万元至900万元,预计产生的亏损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%以上,且绝对金额超过100万元。

  果麦文化同时披露,2021年2月,公司与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亭东影业”)签署《电影投资合作协议》,投资1300万元购买新电影(后定名为《四海》)5%投资份额。亭东影业由韩寒担任法定代表人、同时持股51%。据此测算,《四海》总亏损或达上亿元。

  《四海》系作家韩寒转型导演后导演的第四部作品。猫眼专业版显示,《四海》累计票房5.42亿元,其中分账票房4.9亿元,在2022年春节档8部电影中排名第6。口碑同样不甚理想,豆瓣评分为5.5分,“流水帐一般的叙事”“无病呻吟的文青气息”均成为槽点,而同期电影大多介于6.3分—7.7分区间。

  保荐机构中原证券曾预测,2019年韩寒导演的喜剧类型+赛车主题的春节档影片《飞驰人生》总票房为17.28亿元,若以为参考,假设同导演、同类型和题材、同档期上映的影片《四海》最终获得15亿元的总票房计算,则预计有望为公司带来约900万元—1300万元的投资收益。如今惨遭“打脸”。

  以《四海》为连结点,背后的资方果麦文化与明面的导演韩寒,关系相当密切,在股权架构、版权图书、电影投资等方面的良好合作甚至已经维持了近10年。

  果麦文化主营业务包括图书出版发行、互联网及其他衍生业务,2021年8月于深交所上市。

  在版权图书方面,果麦文化与韩寒的合作始于2012年,策划发行了韩寒《我所理解的生活》《1988: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》《一座城池》《长安乱》《杂的文》《三重门》《青春》等作品。2018年至2020年,策划发行韩寒作品分别为公司带来营业收入427.75万元、416.39万元、150.43万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.4%、1.08%、0.42%。

  2018年、2019年,韩寒及其控制的上海有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为“上海有树”)分别是果麦文化的第二大、第一大版权采购方,采购金额分别合计605.37万元、654.69万元,合计占比分别为14.89%、11.45%。

  2018年至2020年,韩寒相关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0.94%、41.62%、47.93%。对应年份内,在果麦文化合作的诸多作者中,毛利率稳定在40%及以上的也仅有易中天、蔡崇达、李筱懿、韩寒等四人。

  不过,随着韩寒近年来转型为导演,果麦文化与其的合作也逐渐向影视领域倾斜。

  《四海》之前,韩寒先后导演了《后会无期》《乘风破浪》《飞驰人生》等电影,果麦文化均出现在出品方队列中。据其招股书,果麦文化对《乘风破浪》《飞驰人生》的累计投资金额分别为1720万元、2800万元,2018年至2020年,电影投资收益分别为1394.72万元、817.87万元、0万元,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6.20%、13.69%、0%。

  尽管招股书中未披露《后会无期》具体投资收益情况,但据公开报道,《后会无期》是一部典型的“以小搏大”电影,制作成本约5000万元,上映两天即收回成本,最终斩获票房6.29亿元。由此可推测,果麦文化同样稳赚不赔。

  投资韩式电影为果麦文化开启了一条“掘金”路,但换言之,投资《四海》出现的亏损或成为其首次“滑铁卢”。就此,果麦文化早已提示,因电影投资具有投入大、周期长,风险因素多的特征,面临审查风险、票房不佳的可能,从而可能出现导致公司电影投资发生损失的风险。

  此外,股权交错则将韩寒与果麦文化进一步进行利益绑定。据招股书,韩寒母亲周巧蓉是果麦文化创立股东之一,2012年6月以1元/股的价格入股,上市前持有4.53%股份。韩寒本人则通过持有博纳影业0.06%股权,进而间接持股。截至2021年底,博纳影业为果麦文化第三大股东,持股比例6.94%。

  果麦文化上市后,周巧蓉持股比例降至约3.4%,韩寒间接持股比例降至0.0042%。以4月18日股价计算,韩寒一家所持股份约价值8500万元。

  另一边厢,果麦文化实际控制人路金波的母亲孙妮,现任亭东影业董事,并持有5.93%股权。

  2021年报显示,果麦文化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.61亿元,同比增加29.83%;实现净利润5672.74亿元,同比增加38.73%。公司指出,经营业绩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整体图书市场在2021年基本摆脱了新冠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,以及公司探索并践行“出版+互联网”的商业模式。

  分业务看,2021年,图书策划与发行实现营业收入4.37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94.82%;数字内容、IP衍生与运营、其他商品销售、图书代理发行等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极低,仅为个位数甚至不足1%。

  IP衍生运营业务规模较小,且根据果麦文化披露,该业务主要形式仍是基于图书衍生出雨伞、香薰等文创产品,这也注定公司即便拥有易中天、杨红樱、韩寒、蔡崇达、张皓宸、严歌苓、冯唐、戴建业、庆山、饶雪漫、杨澜、李诞、罗翔等多位明星作家及版权作品,也难以将“宝藏”变现。

  就本次投资《四海》亏损是否会使公司改变今后的影视投资策略、公司又是否考虑过IP独立运营等疑问,笔者曾致电果麦文化证券部,截至发搞,暂未取得回复。

  另注意到,果麦文化曾公开表示,未来的三年内,公司会在“出版+互联网”战略下稳扎稳打,夯实出版业务,并不遗余力发展互联网业务。在互联网变现上,带货已经跑通,将进一步壮大,目前正在跑商务广告等。显然,IP衍生运营业务仍未成为公司重心。

上一篇:惊爆!果麦文化称《四海》亏损700至900万 博纳影业IPO或“雪上加霜”!多家影视股年报“压线”出炉这家公司巨亏超3亿!拍个电影咋这贵呢? 下一篇:深度绑定韩寒、易中天等作家的果麦文化上市了图书出版率先迎来春天?